贾樟柯:拍电影更多是因为人

2019-02-02 16:19:50来源:海外网
字号:

导语:2月12日,贾樟柯带着自己的影片《江湖儿女》来到洛杉矶与当地的观众朋友们见面,下午2点左右,我们来到了此次洛杉矶主办方Cohen的大楼,对贾樟柯进行了专访。

blob.png

问:电影写作和其他艺术比起来有什么不同?

电影写作相比较文学而言,时间上的处理是比较独特的。文学的跳跃性非常大,时空转折是自由的,可以在很短的篇幅里跨越好多个年代。但电影写作则不然,剧作需要在如何处理时间上面下功夫。电影的叙事是具象的,是一目了然的,在这种特点下怎么样处理时间就变得尤为重要了。一部90分钟的电影,可以拍100年,也可以拍一天。电影的时间性非常重要,正因为有了时间性这个特点,才能把角色的命运在线性里面展开。音乐也有时间性,但是音乐的时间性跟叙事是不一样的,音乐不要求有叙事性,因为它是抽象的,表达情绪波动的。所以我认为,影视创作的时间性是最特殊的,也是它本身的一个特点。

问:《小武》有很多特写带入景深表达关系的镜头,聊聊如此大胆的镜头创作?

在当时,对于现实气氛的捕捉对我来讲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当时的中国电影荧幕的美学基本上是戏剧性的美学。在电影中呈现出来的空间,场景,人的精神面貌都是经过抽离和再造的。所以,对于那样的一个荧幕特点来讲,年轻人总是想要尝试新的东西,现实生活自身有它自己的美感,所谓,即时的美学。当时就在想如何创造出现场感,那是当时整个电影语言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拍《小武》的时候,确实做了一些尝试,包括:暂时空间的拍摄,方言的使用,还有手持摄影来增加现场的捕捉感和客观的观察性。

问:从《小武》到《江湖儿女》,您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围绕小人物展开的,对您来讲角色要比故事重要吗?

大多数我拍电影或者写故事,不是因为事件,而多数是因为人。今年是我拍电影的第21年了,越到最近几年越觉得写人是最主要的。你想表现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人身上是不是具有你的兴趣点,同时,他/她是不是有一种时代的精神和时代的情绪,能不能代表一个时代的特点或拥有在这个时代下发生的一些典型的事情。对我来说,什么样的人是我想理解的,是我比较感兴趣的,这点比较重要。比如,这次的影片《江湖儿女》,里面的人物就是所谓的江湖中人,而这种题材我在过去是没有写过的,而且过去的中国文化不管是电影还是小说,多数描写江湖的都是处于古代时期。

问:创作时期遇到的瓶颈?

瓶颈无处不在,我认为写剧本就是要克服在创作中出现的不同的问题,就拿时间的处理来说,《江湖儿女》中出现的人物都是从他们的青年写起,转折到他们的中年时代,那么,这里就涉及到是要运用一种断裂式的,跳跃式的方法还是要用过渡式的方法来写,到底在哪一个时间点上来做这种跳跃,这些都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在电影《江湖儿女》中,人物从青春时代到入狱是一个转折点,入狱其实是一个省略。从出狱回归到社会,又是一个转折,出狱后,社会形态已经完全不同,物是人非。在这里面就有一个剧作技巧,‘入狱阶段’是处在一个封闭的生活环境中,跟社会是完全脱离的。在这样的一个局面下,比较容易能够自然地让时间来做为一个跳跃。其实,我一直要面对的是一种“取舍”,这种取舍不仅仅是剧本阶段,剪辑阶段也会有。有时候一条人物线可能就没有了,所以情节会有更多的跳跃,电影基本上是一个省略的艺术。

问:《江湖儿女》中有一场女主拔枪的戏,恰如其分凸显了女性的力量。您怎么看?

我觉得拔刀而出比比皆是,其实最初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女性角色会那么强烈,正所谓江湖儿女。可是,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女性的形象就由弱变强了。男性的形象,相反的,由强变弱了。首先,这个故事的时间跨度比较长,从2001年到2018年,17年的时间跨度。当一个写作者在回顾走过的时代和过去的时间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反思,我指的的是作为男性的反思。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很多时候,在关键时刻能够坚持自我和挺身而出的反而是女性居多一些。我们也许会为此感到惊讶,影片中的街头举枪的桥段当然是想象的,但是这样的行为和动机还是比比皆是的。

问:VR作为最新的技术成果也备受争议,有的报告提出:人类的裸眼只能承受5分钟的VR视觉效果,那么您有没有想过拍VR长片呢?

现在确实有很多丰富多彩的VR短片,我个人还是很期待技术可以进步到能让我们做出80-90分钟的长片来的。VR可以表达更大的主题和更丰富的人物关系,甚至可以呈现更多的场景。但是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在观察技术的变化阶段,因为技术变化是非常快的。我认为VR是一种全新的语言,与传统电影完全不同。我很看重观众在观看影片时是否能够更多的,更自主的投入到影片当中去。因为像我自己的话,我就非常喜欢拍摄长镜头。长镜头的特点就是,在连续的时空画面里,让观众有更多的自主性,观众会做出自己的判断和自我经验的投入。VR是更近了一步,观众通过VR可以完全主导自己的视线,360度的观看影片,可以充分地做到自我主导自我选择,所以我认为VR能给电影一种全新的哲学,这对导演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blob.png

问:有没有打算尝试武侠片?

武侠片可以付诸于一种想象型人格,因为武侠片本来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创造出来的一种奇幻的电影类型,它跟现实肯定有关系,但是更多的是对于一种理想型人格的塑造,也就是所谓的英雄片。我前面拍的电影都是比较带有现实性的,反应现实生活中有弱点的有困难的一些人群。那么作为导演也会对理想型的人物有兴趣,所以下面会拍武侠片。

问:您对当代电影的看法?

法国电影理论家巴赞曾经说,古典电影与当代电影的一个风水岭就是当代电影有很多留白。留白其实就是留有较多的空间给观众,让观众把自己的生活感受和生活经验投入进去。观众不是一个被动的观影,导演也不应该一味的灌输性的灌给观众影片的内容,而是观众在欣赏影片的时候可以把自我投射在电影中。所以当代电影的标志特点就是观众不是被动观看而是把自己的生活经验融入到电影里面,让观众成为电影的一部分。

问:在商业片占主导的背景下,您是如何坚持做文艺类型片的?艺术性和故事性,您更看重哪点,如何能兼具口碑与票房?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每个导演都有自己想做的电影。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就是喜欢拍这类的电影。其实也不存在坚持,就是做自己的事是很轻松的。

问:现在的创作周期都是怎么样的?

我现在一半时间会在老家,一半时间会在北京,北京夏天比较热,所以一般都会夏天回老家,老家的夏天比较凉快。我创作不分地点,作品也很稳定的。基本上都是两年出一部,单是写剧本一般耗时就是半年左右,那么写完剧本后就是看景,融资,找演员然后再拍摄,再来就是后期,发型,差不多这一串下来也就两年了,所以基本上就是两年出一部电影。(乔珊珊)

责编:刘金鹏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