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移民禁令”波澜难平 司法系统阻力重重

2017-03-20 15:42:09来源:光明网
字号:

1月27日,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美国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7国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短短几天中,总共有6万多人的美国签证被撤销。一时间,“移民禁令”的风浪盖过了特朗普之前宣布的修建美墨边境墙的决议。

司法系统阻力重重

美国各地反对声浪此起彼伏。与对待特朗普推行任何政策一样,已经变成特朗普“反对派”的主流媒体齐声谴责。一些地方民众大量涌上街头,抗议活动甚至演变成暴力事件。国会参议院民主党籍议员不合作,“全力”阻击特朗普提名的内阁成员就职。国务院系统的近千名外交官罕见“联名上书”反对禁令,代理司法部长甚至宣布不为“移民禁令”案提供辩护。

不过,对特朗普政府“移民禁令”实施构成致命打击的,则是来自司法体系的集体抗争。起初,纽约、波士顿、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等地联邦法官或是暂停各自辖区遣返令,或是要求海关允许受波及者会见律师。接着,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做出法庭裁定,要求在全美范围内停止特朗普“移民禁令”。对此,白宫曾申请紧急对这一裁决进行延缓,但遭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美国国土安全部4日不得不全面暂停实行“移民禁令”,令特朗普政府遭遇“最严重司法打击”。

不支持率已经过半

这起“移民禁令”轩然大波,不但未让特朗普享受到执政“蜜月期”,反而遭受山呼海啸般的抨击。一般而言,美国总统上任几百天以后,其不支持率才会过半,特朗普之前的五任总统均是如此。然而,特朗普创纪录地只用了两周时间就让自己的不支持率超过了一半。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下跌到了43%,而不支持率上升到了52%。换言之,大多数美国民众现在对特朗普持负面态度。

无论是民主党籍还是共和党籍国会议员,或重或轻地均对“移民禁令”不以为然。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说,采取任何审查行动,“都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采取一个针对穆斯林入境者的违宪的、没有道德基础的禁令”。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认为,即便目的是想把恐怖分子拒于国门之外,“我们也不能禁止旅行”。

在美国东部地区,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8所高校向法院提出“非当事人意见陈述”文件,起诉特朗普和国土安全部破坏学术合作价值观,损害了马州、美国乃至全球的教育和学术交流。而在美国西部,位于硅谷的一些全球科技公司纷纷加入到批评者行列。谷歌创始人之一布林称,“我抗议禁令,因为我也是移民”。脸谱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说,移民和难民成就了美国,也是美国的未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表示不支持“移民禁令”,表示“已准备给予受到移民禁令影响的员工提供法律援助”。

国际上,特朗普“移民禁令”支持者寥寥,而反对者不仅有“死敌”伊朗,还有德国、法国、加拿大等西方盟友。伊朗外交部宣布,在美国取消这一冒犯政策之前,伊朗将“以牙还牙”地对待美国公民。与此同时,德国认为“移民禁令”有违国际社会开展合作救助难民的“基本思想”,法国对美国严格限制难民入境“感到担忧”,欧盟则称特朗普行政令“不是欧洲的方式”,并将继续向难民提供庇护。

“法律战”还将打下去

不过,美国国内抗议浪潮和国际反对声音虽然强大,却并未让特朗普政府改弦更张。在得知罗巴特做出在全国“暂缓执行”禁令裁决后,特朗普在其社交媒体上发文,指责该裁决会导致“心怀不轨的危险人物”进入美国,并表示“为了国家安全,我们必胜”。

但令白宫失望的是,上诉法院驳回了美国司法部以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蒂勒森以及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名义提出的上述请求,致使“移民禁令”处于暂停状态。此间观察家认为,罗巴特法官的裁定或仅能提供一个很短的“窗口期”,围绕“移民禁令”,美国今后将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各执一词的双方,很可能将把这场官司打到最高法院。

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只有8位,保守派、自由派各有4位。就任总统后,特朗普提名保守派人士戈萨奇接替一年前去世的大法官斯卡利亚,期望力压自由派。然而,国会参议院民主党人深知此项任命事关自身前途与生死,正严阵以待,准备强力阻击。一旦“移民禁令”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纠缠到一起,美国政坛乃至整个美国社会将再度癫狂起来。(韩显阳)


责编:朱剑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